爱的鱼汤

爱的鱼汤

发表时间:2016-12-21 16:27:45阅读量:

汽车“吱嘎”一声,停靠在一个站点。一位约摸五六十岁的老年妇女上了车,双手小心翼翼地捧着一个什么东西,像捧着一个宝贝。她在最前面一排位子颤颤巍巍地坐下,递给售票员一元钱,说到人民医院。汽车一路咣当咣当,颠簸得厉害。最近这条线在修路,这样的颠簸,我已经习以为常。

唉呀,老年妇女突然叫了一声,循声望去,她的脚边不知啥时多了一堆模糊的煮熟的鱼肉。白白的颜色,模糊的鱼脑袋和鱼尾巴还有零星的鱼刺。几条蛇一样爬行的鱼汤正往后面车厢蜿蜒“爬”过来。老人的样子很朴拙,她右手抖抖地,好不容易从脚边一个小小的蛇皮袋子里拿出一个瓷盆,瓷盆上面有一个塑料盖子,薄薄的。她揭开盖子,一股热气腾地冒了出来。她的样子很沮丧,大概是心疼这满满一盆鲫鱼汤,竟然所剩无几。我坐在靠后的位子,看到即将爬行到脚底的鱼汤,下意识地抬了抬脚,随即有点心疼。鱼汤裹

着浓绸的黄灿灿的鱼籽,随了汽车的节奏,在车厢内缓缓地“爬”过来又“爬”过去。有的乘客也抬了抬腿,还有的不安地看着脚下。特别是车上打扮入时,穿着尖细高跟鞋的女子,鱼汤在她们脚下荡来荡去,让她们不知如何迈开步子。

医院里,正等着吃鲫鱼汤的可能是老人的媳妇,也可能是老人的女儿吧。女人生了孩子,鲫鱼汤是最好的催奶汤。老人很尴尬,她弄脏了整个车厢,一会儿朝站在门边的售票员讪笑着,一会儿又朝后面慌乱地观望着,不知如何是好。

“这样的盆子装鱼汤容易泼出来,您改用保温盒装吧!”女售票员满怀痛惜地说。

满以为,老人弄脏了车厢,会迎来女售票员的一通臭骂,更会迎来乘客们的抱怨声。但是,我却听到了售票员善意的,和风细雨的劝慰声。乘客们七嘴八舌开始给老人出主意,教她怎样盛放鱼汤,才不会泼出来,有人甚至还介绍老人到一个批

发市场去买保温盒,那里要比超市便宜得多。说话的大多是女人。老人一个劲儿地点头,说我明天就去买,就去买啊。

这一刻,心里升起淡淡的温暖,曾经坐月子时,母亲也为我熬过浓浓飘香的鲫鱼汤。可我家就住在医院对面,母亲为我送鲫鱼汤很方便,而这位老人,却在家和医院之间来回奔波,送的人和等的人都凭添了一份艰难。

看到老人泼撒的鲫鱼汤,大概车上每个女人脑海里都有过一闪念的感触吧:当过母亲的,曾经喝过母亲熬的鲫鱼汤;没有当过母亲的,有一天,也会和一碗鲫鱼汤温暖相遇。

下一篇:土家,春社 上一篇:岁月成觞情依旧
小技巧:使用键盘键可以快速翻页浏览哦 :-)

热点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