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好看小说 - 正文

跪求好看的古代或穿越小说 盛莞莞凌霄全文免费阅读神医药王林昊顾夕颜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作者:星辰美文网 时间:2022-04-08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哈喽,小伙伴们,又到了小编为大家推荐跪求好看的古代或穿越小说的时间啦!今天小编要为大家安利的小说是盛莞莞凌霄全文免费阅读,希望能满足大家。

盛莞莞凌霄全文免费阅读

>>跪求好看的古代或穿越小说:盛莞莞凌霄全文免费阅读<<

进入村庄后,大家沿着街边前进,这个季节快5点天就有点擦黑了,加上又是阴天,实际上已经有点看不清稍远的地方。

云笈摸出战术切割手电,四下照了照,得到了郑会长的警告:“小赵,电筒光最好别照远了,万一是一群流浪汉住着,你晃到人家,一群人出来我们还要挨揍。”

云笈只好压低手电照着附近的地面,心想要真是流浪汉,估计来他5.6个都不是夏欢的对手。

走了没多久,郑会长突然说去右边的房子里看看。

夏雯不敢去:“要不我就在这等你们吧,”

云笈把头转向右边,一栋破败漆黑的三层小楼房,猛然看去可把云笈吓懵,只见三楼的两个窗户上泛着一片灰白的光,光里面站着4个人朝向他们。

再仔细一看原来是两面倾斜的大镜子,灰白的光则是公路的反光。

正想说这太古怪了,郑会长就提前开口了:“其实这镜子是我放的,主要也是为了避免一些人进去偷东西,就故作神秘而已。”

这话让云笈感到严重被忽悠了:“郑会长,我就和夏雯一起在外面等你们吧。”

夏欢则要求他们二人跟着一路,独自在外面才是真的危险。

夏雯一向比较听夏欢的话,就跟着进去了,云笈看了看安静又混乱的四周,觉得还是跟着进去要放心点。

走近了发现一楼的门窗全部碎裂,在一二楼之间有个牌匾,写着欢声笑语华餐馆。

原来是一家餐馆,一楼除了打砸的痕迹也没什么古怪,三楼呢是两面大镜子,看清了也没啥。而这二楼,就有点可怕了。

因为光线本身就很暗了,二楼窗户里面更暗,什么也看不清,就是一片漆黑。

但云笈走过去时,仔细的看了几秒,的的确确是看到有物体在移动,像是头发,也像是一件衣服。

更可怕的是这东西并不是像晾着的衣服一样原地飘,云笈看它的那几秒,它就从右边窗户移到了左边窗户。

而他们刚踏着地上的碎玻璃‘咵嗒咵嗒’的走进欢声笑语餐馆的时候就听到楼上有动静,小而短促的两声,听不清是哪里发出来的什么声音。

可能因为冷又害怕,云笈打了个哆嗦,也顾不上面子了,说:“二位大哥,你们确定这房子里没人?我是真的有点怕了。”

夏欢本想继续忽悠云笈,结果郑会长抢先交代了:“小赵啊,哈哈,我跟你实话说了吧。”

夏欢使劲给郑会长递眼神,可惜光线太暗,看不到。

郑石砌:“到这个地方来呢,你大可以放心,外面关卡上的不是什么保安吧;既然我能带你们进来,我就能保证你的安全。”

云笈有点生气,但目前这个环境下,也不敢造次:“不是,

郑会长,主要我跟你们进来到底是来干什么来啊?你总得让我知道点情况吧。”

郑会长:“这样,小赵,我给你保证安全,有任何事都算我头上,实话实说就是我对小玉符的有关事迹有所耳闻。”

“而这个地方我熟,是我一手收拾出来的,所以安全你大可以放心,带你来这里主要就是因为想看看你的小玉符到底是不是我所知的那种,如果是,那我们就会给你透露一些你很有兴趣的“机密”,这样就可以有更多深入交流和合作,我们绝对也绝不可能会对你的小玉符有非分之想。”

云笈一听有点懵了,这一大堆信息他来不及反应,何况说得这么悬,不过觉得郑会长是比较真诚的人,何况在目前的环境下自己轻举妄动也不是什么好主意。

郑会长见他在思索,忙补充到:“这样,小赵 ,这是我的身份证和非自然特殊事件处理证,全部给你压着。”

云笈还是一片懵,就接过了双证,其中那张像护照一样的证件里面赫然写着:华原非自然及特殊事件处理者:正法门-郑石砌会长。

下面盖有华原国家安全部门的印章,云笈脑子里浮现出各种问题与疑惑:这是假证吧,没听说过这么个职业和协会啊?但是夏欢的力量又的确非凡。。。真是一团乱麻。

索性换了个问题问:“那为什么我的小玉符在这里能得到验证?”

夏欢抢答:“这样的,云笈,这二楼有个灵体,在郑会长的帮助下,她已经成为明灵体,就是那种善良的,不会伤人的那种。如果我们到二楼之后她不敢靠近你,则有大半的几率是因为小玉符。”

“这时候你把小玉符给我,或者我们站在门外,你任意藏在一个地方之后,她能靠近你,则说明百分百是小玉符的功劳。”

“你也可以顺便看看小玉符是不是真的有用,如果是真的,那你这可是个大宝贝,最好就别随身携带了,到时候我们再跟你讲一些你闻所未闻的事情,你可以选择加入我们,或者我们互相发誓保密,大家互不来往。”

赵云笈:“欢哥,说了这么多,我想问问灵体是什么?”

夏欢:“呃。。。就是灵魂体吧,灵魂。对”夏欢表情严肃,但又吞吞吐吐的。

云笈:“灵魂?是鬼吗?”

这可让夏欢犯了难,在那呃了半天。此时夏欢很尴尬,郑会长比较敦厚,就直言不讳。

“对,就是,其实这个东西挺复杂的,并不是三言两语一个灵魂就说得清楚的;上面那位是个妹妹,叫婀妍娜,我已经帮她完成了灵愿,她现在是我的朋友。”

云笈一听是个妹妹!那飘动的物体看来就是这女人的头发!

又一个哆嗦,还是觉得郑会长没说实话:“那你把她叫下来吧。”

郑会长:“她有极大冤屈,我给她驱散了怨气,现在灵魂比较干净,如果离开了怨念消散的地方,干净的灵魂容易招来其他的脏东西。”

一头雾水的云笈还是表示自己害怕,郑会长也很通情达理,说如果还是不放心的话,可以现在就转身回去摩托车旁边等他,说完自己就独自上了二楼。

云笈没有转身,只是思索着。

一会郑会长就在二楼招呼云笈:“小赵啊,你和小夏小雯一起上来吧,保证没问题。”

夏欢也开着玩笑怂恿:“走吧,小赵,哈哈,我轻轻一挥就把那混混的手掰折了,你也看到了。就这房子,惹毛了我几拳就给它拆了,你和夏雯的安全还能有什么问题。”

夏雯:“哥,要不让云笈自己上去吧,我有点害怕。”

夏欢:“那你在这等着,我跟他上去。”

夏雯:“那我们一起上去吧。”

此时云笈不知为何,心态突然就豁然开朗了,虽然也害怕,但并不是太恐惧,也想看看这小玉符到底有什么神奇。

而对于郑会长和夏欢,要是想抢他小玉符,早就可以下手了,根本不用这么大费周章,何况夏雯那模样可不像装的,她也没必要装。

三人就跟着上了那个有飘动物体的二楼。

云笈的强光切割手电把黑暗的楼梯照的清清楚楚,地上有些黑色的污渍覆盖在原本木质的楼梯上。

郑会长看云笈打着手电上楼,忙叫他关上:“婀妍娜属于夜灵,不能有强烈的光线对比,一黑一白,一暗一亮她会难受。”

云笈关了手电,上到二楼,发现二楼有一个短过道,过道两边是4个房间,地上厚厚一层灰,那个黑色的污渍从左边第一间房内延伸出来,仔细一看像是 液体拖动的痕迹,是血迹没错了。

郑会长已经在这个房门口的地上点了一根蜡烛,他就站在蜡烛那里,血迹的旁边,活像一个守门的雕像,方方正正的脸,被蜡烛光下到上的一照,简直可以吓死个人。

云笈自从刚才豁然开朗后,胆子就越来越大,看到这个发黑干涸的血迹,心里几乎没有一点恐惧,只是略微担心会不会有安全问题。

顺便问了问他们是不是都见过婀妍娜。

夏雯说只有她没见过,她一直躲在夏欢身后,表情紧张惊恐,已经不敢随便说话了。

云笈轻松的状态也被郑会长观察到了,但是现在也说不清楚什么。还是要按计划试验小玉符。

大家来到门口,门半掩着,里面有微弱的光线。

郑会长叮嘱道:“小赵啊,一会我开门,我们就一起进去,她会坐在椅子上,我在椅子前面的桌子上也点了根蜡烛,而且和她已经说好了,她不会现身,你就朝椅子走过去,我们就站在门口。”

“你走到椅子的位置,可以拿小玉符在椅子上晃一晃,如果椅子晃动,说明她害怕小玉符,就离开了,然后你再慢慢走到我们这。如果椅子没有晃动,你就看着椅子朝我们退过来。”

“其实这些步骤都可以随意点,我看你现在也不那么怕了,但别突发奇想的去坐那个椅子,那样的话事情就不一样了。”

云笈:“我不用说话吧。”

郑会长:“不用,什么都别说最好。”

云笈表示明白,随即郑会长轻轻推开了房间门,大家走了进去。

房内也有搏斗过的痕迹,桌子一张,椅子倒着两把,床已经塌了,电视中间一个大窟窿,一个碎成木板的木质衣柜,地上也是一些杯子,食品口袋和干涸的血迹。

床边那张布满血迹的桌子,似乎有人清理过了,桌子上没什么东西,比较整洁,一根红色的蜡烛点在桌子的右下

角。一把空椅子则工工整整的对着桌子。

云笈暗自推测婀妍娜可能是被强奸了。

虽不恐惧,但却有点紧张,深呼吸小声的换了口气,朝椅子走了过去,但还没走到椅子面前,大概走了一半,离椅子还有2米的时候,椅子“嗞”的一下被推开了。

云笈有点懵,郑会长小声说道:“小赵,你回来吧,没事了。”

可云笈刚一转身,就听到房间的角落里有喘气的声音,这声音像哮喘,似乎有点窒息,但并没有人。

郑会长此时让夏氏兄妹都出去,他和云笈讲一讲接下来的行动。

郑会长:“小赵啊,你这个宝贝可不简单,刚才婀妍娜离你那么远就受不了了。不过已经没事了,现在你可以把小玉符给我们三人中的任何一个,然后我们在外面等你,婀妍娜将会到你身边转悠一圈。不用担心,她不会现身,不过她过来了你会感觉到一阵凉风。”

“等风停了,你再过5秒左右,就可以出来了。”

云笈之前以为要作法什么的,没想到这么简单,婀妍娜似乎也没有攻击性,她和郑会长,夏欢都认识,没什么好担心的,犹豫了片刻将小玉符交给了郑会长。

其实主要是他好奇心上来了,很想见见灵魂,想知道另一个世界是怎样的。

想着就觉得一定要和婀妍那交流一下,虽然很紧张,但想想心里还挺激动。

随后郑会长也出去了,把门留了一个缝。

云笈在里面站定,片刻,一阵凉风吹来,云笈深呼吸一口说:“婀妍娜,你好,我叫赵云笈,你能听到我说话吧?”

“嗯?”片刻,一个冰冷年轻的模糊女声从他耳边传来。

“啊,哦,没事,我就想问问。。。”话没说完,忽觉腰部有一阵冰冷的凉意,就像有水滴在了腰间,但很快就消失了。

心想可能离太近了,也没在意,就接着问:“你们那边的世界。。。是不是没有颜色?”

很安静,没有回答,风停了,云笈有点着急,这时候他几乎快被好奇心控制了:“婀妍娜,你还在吗?”

云笈不自觉的就往桌子和床的位置走了几步:“婀妍娜姐姐,可以告诉我你是。。。”说到这云集突然一阵头晕,他看到蜡烛的红色火焰正在渐渐变成绿色。

在他快要站不稳的时候郑会长冲了进来,先给他戴上小玉符,然后用一只手把他往外一拉,力量很大,惯性让云笈跌跌撞撞的跑到了门口。

在门口,云笈稍微清醒了一点,回头一看,郑会长面前,也就是刚才他站的地方,是一面长方形的全身镜,镜子里面还有个微弱的半透明的,很熟悉的人影!

此时夏欢一把把云笈拉出了来,然后关上了房门。

出来后云笈就清醒了过来,并且惊恐的意识到刚才镜子里那个人就是他自己!似乎是一个快要消失的赵云笈!

“欢哥,到底怎么回事啊?”云笈问夏欢。

夏欢:“你是不是和她说话了?”

云笈:“呃。。。是。”

夏雯也受了惊,说:“刚才你进去有一阵了,我们都以为你该出来了,结果没动静,然后。。。突然就听到你在自言自语,一直叫婀妍娜,然后我听到有很明显的风声,应该就是她在作怪,太可怕了,我们赶快走吧。”

夏欢:“对,然后郑会长就冲进去了。”

云笈:“那郑会长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夏欢:“哈哈,你太小瞧他了,对了,小赵,你跟她说了话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云笈:“哦,我先自我介绍了一下,然后她问我有什么事,然后我就觉得腰的位置有一点透凉,后边我就很想过去找她,多跟她说几句,也不知道那时候为什么好奇心那么重。”

夏欢:“那应该没事,这些鬼魂一般都不喜欢陌生人,何况你还用小玉符刺激了她一次。”

云笈觉得夏欢说得也有道理,只是他从电视,网络上了解的情况是,这种所谓善良的鬼魂应该是平易近人,很好沟通和交流的,没想到还是会有伤人的可能性。

几分钟后,郑会长走了出来,满头大汗。

云笈挺担心他的,郑会长长舒一口气表示:“没事,跟她争斗了一番,最终她知道是自己没做对,后来我们就好好说了两句,然后我就出来了。”

“但是小赵啊,以后不熟的灵魂,特别是这种被你驱逐过的,其实不管是什么灵体,只要不是你亲自帮助过她的,都不要跟它们说话,也不要轻易在他们的地盘行动,应该说不要进入他们的地盘。”

云笈点了点头,思索着按照郑会长描述的,他不应该这么累啊,不过事到如今也没出什么事,就不去想了。

四人下了楼,走出了宾馆,在楼梯处的时候云笈往漆黑的过道看了一眼,婀妍娜似乎清晰的站在过道中,她双手合十,是在告别?还是在求助?云笈第一次看清了她的脸,是个少数民族的长相,鼻梁挺高,眼睛也大,脸型略微方正,漂亮惨白的脸蛋露出一副和善又苦涩的微笑。

云笈看得很清楚,不知道这是幻觉,还是真实的,在转头的一瞬间,婀妍那消失在过道中。

这一幕虽然略显恐怖,但赵云笈现在只觉得婀妍娜是个可怜的姐姐,虽然不知道她遭遇了何种的不幸,但自己似乎又有点感同身受。

不知道这感觉从何而来,只觉得内心一阵酸楚和难受,眼眶略微湿润。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