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关闭

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好看小说 - 正文

有没有好看的鬼怪复苏的小说 美女脱短裤露出暴露羞耻调教磁力

作者:星辰美文网 时间:2022-04-08 浏览: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哈喽,小伙伴们,又到了小编为大家推荐有没有好看的鬼怪复苏的小说的时间啦!今天小编要为大家安利的小说是美女脱短裤,希望能满足大家。

美女脱短裤

>>有没有好看的鬼怪复苏的小说:美女脱短裤<<

开始解密之前我被大家集中的目光盯紧带来一时的慌乱和迷茫,明明掌握全部真相却难以在大家面前开口,砰砰砰跳动的声音甚至可以被耳朵听见,这是由于内心的悸动和紧张造成的。毕竟在周海一个人前我可以畅所欲言,但是面对尤其是警方和虞阿姨和黄叔叔,我的紧张程度是直线上升。虽然有加入啦啦队在全校师生前表演,但终究是和大家一起。这次不一样,我是独自一人带着真相,在众人前发表演讲,是第一次唱“独角戏”,在遇害女子双亲前我要揭开这宗案件的真相。那些故事中的名侦探第一次崭露头角不知道是不是和我一样。我内心带着这个疑问开始长篇解答的第一句。

“接下来就是这起案件。”沉吟许久之后我开始案件解密前的开场白,“我来之前先把这起案件中的一点总结出来。”

我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张打印好的纸拿出,上面是我昨天总结我从各方面收取的,对这宗案件破解有力的信息,并列举出来的疑点。

大家的目光集中在平摊在茶几上的白色纸张上,字体不大,上面一个个黑色墨点排列其中,像点缀在不大的纸上黑色痘痘。

1.凶手为何偏偏选在周六下午才来黄家。

2.凶手如何偷到钥匙,是什么时候偷到后大门钥匙。

3.凶手将迷药下入咖啡中,凶手如何得知黄莹玉喜欢喝咖啡。

4.迷药种类正巧和黄家所备类型一样,是巧合吗?

5.凶手如何得知房子后门密码。

6.黄鎏颍一点出门,凶手一点零五分进入,时间卡的刚刚好,是在大门口监视这座房子吗。

7.凶手最初的目的是什么,究竟是杀人还是偷画。

8.凶手为何要偷那幅画。

9.蛋糕上的糖果是谁摘掉的,为什么摘。

10.凶手如何离开这座房子。

对面的虞阿姨和黄叔叔看完之后,陷入沉思中,细细咀嚼消化纸张上面的文字和其背后带来的含义。

黄叔叔首先开口。

“我说说我的看法吧,这个凶手想了解我们家这么多私密性很高的事几乎是不可能的。”他顿了顿,接下来解释。

“事实上,凶手在周六来是不明智的选择,当天小女们学校放假回家,如果他想要偷画,就应该在周一到周五那段时间来。”

“不一定哦,黄叔叔。”周海开始反驳,“看第七条,凶手的目的我们还不知道。反过来看从选在周六两位女孩都在家的日子来看,凶手杀人的目的性更高,而且小玉和小颖可以说是被凶手一击毙命,杀人时怀着很强烈的情绪,不像是被识破盗窃后应该会有的惊慌而匆忙逃跑。”

虞阿姨坐在沙发上嗫嚅看着我们,黄叔叔一时无语,接着他意识到什么。

“这么说这个谜题解开了?凶手盗走我妻子的画就是想混淆视听,来掩盖他的动机咯。”说完他用同情的目光瞥了一眼妻子。

“接下来还有,我就一起说出来,比如后门密码,后院门钥匙,迷药的种类,甚至蓥玉喜欢喝的咖啡这个凶手都知道,这不是太匪夷所思了吗?这个凶手未免太了解我们家。”

“这很令人后怕,黄先生,虞太太。实际上之前我们警方曾对周围住户,路边监控进行过走访调查,看有没有最近可疑人员频繁游荡。很可惜没有这样的人物出现过。”

“这样的调查无意义我说过。”黄叔叔开始指责许警官的办案方式和方针,“当时我就说过无论这个嫌疑人如何在外面盘旋摸查,他是不会知道钥匙的放置地点,门的密码,更遑论小女爱喝的咖啡之类的。”

看来在我们介入之前,许警官他们走出不少弯路,以至于黄叔叔颇有微词。

许警官诚恳地点头,“那时候因为被盗的画是我们的主要追查目标,众多侦查员都认为这是一件盗窃杀人案,盗窃为主要目的,杀人只是中间发生的意外事故。”

黄叔叔犀利的言辞让我重新审视当时许警官来找我们的原因,就是迟迟无法从画这方面有所突破,转而来寻求我们这对经历过现场的当事人。像九月那个案子一样,看看是否有新的突破口。

“我想是时候把所有谜团全部解开的时候了。”

等不及将黄叔叔将问题一个一个抛出,索性我开始长篇大论,解释人们心中的疑惑。

“我从头开始讲。刚才黄叔叔对那个入侵者是如何得知房子密码和钥匙。不如反过来这样想,入侵者不是外人,那个人就是这个家里的人,那样不是一清二楚了吗。”

虞阿姨骨碌碌转了转眼睛,终于明白了我刚才的话,“小奕你是说家里的人才符合这上面问题的条件吗?”

“是的,只有这样想才能想通。我梳理一下,凶手是这家里面的人,才会知道那天有人,才会知道钥匙放在哪里和密码,才会知晓黄蓥玉爱喝的咖啡,并且准备好相同类型的迷药。那时在那时就在房子里看见了黄鎏颖一点出门。”

我的结论没有让他们走出迷惑,反而更增加夫妇脸上的迷离。

“现在知道这些的人就只有我和老公了······”

夫妇两人迅速对视一眼,随即

分开,同时发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请不要误会,虞阿姨我并没有怀疑你们。”这是我看到周海发出无声的苦笑,有点尴尬,毕竟之前他还在我和许警官面前做出错误推理。不过这件事已经过去,没造成什么误会和损失。

“我是说除了你们不是还有两个人也知道吗?蓥玉和鎏颖也是知情人呀!”

虞阿姨似乎明白我的意思,脱口而出这句话。

一个出乎意料的结果出现使得房间内一时之间陷入沉默。

“你······你是说小玉和小颖她们······不,我不理解,你将她们定义为嫌疑人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小玉和小颖如果带入这件事中的知情人角色是合理的。这样可以解释1-6谜团,她们本来就是周六那天放学回家,而家里钥匙放置地一清二楚,至于家里迷药种类看一下就知道了。最重要的是那天蓥玉喝的咖啡,准备喝什么咖啡,什么时候喝她本人和妹妹都是在场。”

从他们震惊的目光中我可以感受到那种内心惊涛骇浪的澎湃,不过两人并未出言阻止,于是我将剩下来的谜团打包一块解决。

“第六个问题其实很好解答,我有一次在房子庭院中散步时就得到了那个答案,只是当时没有往那方面想。”

我注意到周海方向投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朝我微笑着。

我请虞阿姨和黄叔叔来到窗边,拨开白色的窗帘向外看去,指着从大门口起始,贴着墙垣,朝里填造往后而去的庭院内部小路。

“葬礼那天我和周海在这条小路上走了一遍。从大门口开始走到后院大门,再从那里走相同的小道绕了一圈,这条围绕房子主题的内部路走上一圈,其时间总共花费十分钟。也就是说,从大门口绕一圈到后门大概只需要五分钟。这想想的话第六个问题迎刃而解。那天鎏颖从大门口出去之后马上绕到后门,从那里进来,用密码再次进入了一点刚刚离开的房子。”

身边两人倒吸一口冷气,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我,黄士煜双手撑着窗台里侧的边缘,质问我:“这怎么可能,鎏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她干嘛要从后门偷偷溜进来呢?”

“结合3和4谜题,利用逆推原理,我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小颖在出门后,拿着从家里拿来的迷药,绕着围墙走了半圈先用钥匙打开后大门,又从后门进入了房子。从后门进来到厨房非常近,我在上次处在厨房时就发现一个事实——这座房子的开放式厨房离后门非常近,那么这样想——进门-下药-出门,一分钟的时间都花不了,是可以成立和可行度非常高的推想。

而此时还是1:05天上还未飘下雨滴,所以鎏颖进出并未在后面地上留下脚印。我们看到的1:05分开锁记录就是在那时鎏颍的行动造成。”

“很有意思的推论,也颇大胆,这确实是我们没有注意到的点。但是你还没有全部说完吧。”黄士煜语气并不像刚开始那样平静,而是带有强烈的质疑意味。我的这番推理似乎冒犯到他,以至于本人催促我继续说下去,听接下来还有什么想法。

我撇了他一眼继续往下说。

“七和八放在一起我将它们看做凶手的动机问题。刚开始时我们稍微讨论了一下凶手的动机,得出此人杀人意向更浓重,这是基于结果得出。其实更早前,也是在葬礼那天我和周海讨论过被盗走的画,那时我们的结论是凶手盗走的画从此以后将再也不会出现在人们眼前。试着想想一旦有人出售这幅画,那么就等于宣告了自己是凶手的事实。这幅画价值约等于零,甚至留着这幅画过于凶险,凶手应该拿走画后立即销毁才是。

“其实从其他动机入手看这幅画被盗也是有着异样感。画上留有凶手留下的痕迹,破坏即可。憎恨虞阿姨,想要报复她,毁掉这幅画,在现场将画撕碎烧毁即可,可是警方勘查过现场,没有发现留下来的痕迹。”

对面两人均是点头,赞同了我的猜想。

“让我们舍弃不靠谱的猜测凶手动机说,改用举证倒置这种方法。凶手拿走画是既成事实,他拿走了画所形成了这个结果,没有这个结果就可以得出没有这种行为。那么犯罪现场就只剩下两人的尸体,这样这起案子警方会把主要调查方向放在二女的现场。这是一个很巧妙的一点。”

“请问,你的意思是没有盗画,警方难道就不会把注意力放在小玉她们身上吗?”

“不,虞阿姨,就结果来看这总是一起杀人案。但是如果要凶手来举证倒置,让当事人来证明自己盗走了画,最好的证据就是画在自己手上。但是前面说过无论是出售还是销毁,凶手是不能让此画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也就无法证明自己盗走了画。”

推理进行到此处,所有人都没有管摆在桌上的茶杯。我因为口渴喝了一口早已冷下来的茶水。舌尖感到微微凉苦,本来应该在适温时饮下最是能品尝到这上号茶叶泡制出来的茶水,不过在场著人已经没有心思放在小小茶水上了。

见我喝

下凉掉的茶水,虞阿姨马上站起身来,往我们杯子里注入新的热水。一股随着热水而激发出来茶香味缓缓飘入鼻腔。

“既然不能找出凶手偷画的理由,也就无法得出凶手有正当的偷画行为,近一步可以看出凶手偷画的行为存在矛盾哦。”周海在一旁补充道。

“现在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凶手最初的目的就是杀人,偷画只是为了搅浑日后我们警方的调查方向而设置的陷阱罢了。”

许警官代替我说出结果,关于7-8谜团的解释。

这回轮到虞阿姨率先提问:“第9个问题是关于蛋糕上的糖果,其实我不是很明白,这个问题也能被列入这些问题里面吗?这似乎不是很重要的一点。”

却是,乍一看这个问题像是硬写进来凑数。一开始我们所有人都忽略这上面糖果失踪带来的含义。但现在看见背后的真相,所有人也应该明白我们当初犯了何种错误。

“阿姨,当时你从甜品店里取走这个蛋糕时应该看过整体外形的吧。”

虞阿姨点点头。

“那这上面没有任何与外表不符的造型,比如缺了什么东西,糖果呀,点上去的生日祝福呀。”

虞阿姨摇摇头。

“放在家里后,您确认它是包装完好放在茶几上的吧。”

虞阿姨再次确认。

“好,我们进入主题。在案发前这个蛋糕时完好无损的。当小玉小颖回家后,过了段时间小颖就出门去了街上的甜品店。按照店员的说法,是因为拆开包装内发现少了生日蜡烛。不过并没有提及蛋糕上少了糖果之类的话题。如果是姐妹两提前吃了一部分的话就与两人体内并未检测到糖果成分这一事实违背。此选项排除。还有一种猜测,那就是两人看见蛋糕样式觉得不喜欢便去掉了点缀装饰用的水果糖果。但是这样的话就和后面到访蛋糕店却只字未提冲突。另外觉得不喜欢装饰的糖果拿掉之后扔去哪里了呢?警方在现场并未搜查到丢弃的水果糖。

如果说是被丢到马桶里冲走了的话说不通,通常情况下只有上面沾染了脏东西才会被处理掉,那么黄鎏颖却没有和店员说蛋糕上有污渍非常不合理,所以综上所述,两姐妹也没有理由拿掉蛋糕上的糖果。

分析到最后却发现没有人会去动蛋糕上的糖果。就只剩下最后的可能——拿走糖果的人是凶手。”

这段分析前后逻辑可以说非常通顺,听了之后黄叔叔连连点头。但他随接下来提问:“为什么要摘走糖果呢?”

我摇了摇头:“要猜测凶手的目的非常艰难。不过我们确定了一个事实——除了虞阿姨、黄蓥玉和黄鎏颖以外有人动过这个蛋糕。”

其实在这之前我还真的没有仔细深究过这个问题,研究这些颗失踪糖背后夹杂着一整条逻辑链。在我看来应该是小玉或者小颖贪嘴吃掉了一部分蛋糕。但是后来周海找到我,说自己在现场的蛋糕上有了很惊人的发现,便把失踪的糖果上的问题讲给我听。

然后就在我得知了案件真相后,这个问题令我背后一凉,原来还有这样深奥的含义,我居然没有发觉。

“叔叔阿姨,按照这个理论,就与解开1-6谜团的那个假设相违背了。”

虞阿姨一怔,随即一拍大腿,“的确,小奕你前面说,‘1:05鎏颖进入后门又出来,造成了我们以为凶手是在那个时段进入的错觉’,这样的话就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再次进入这座房子了。”

她越说越快,前面笃信是黄鎏颖从后门进入的假设,在其后的糖果推论下被推翻。也就是说事件存在矛盾点,无法形成一条精确的逻辑链。

黄叔叔狐疑地眼光不断扫过我们这边三人。

“好不容易得出一个能让人信服的解释,现在你又否决······”说完他左手端起白瓷杯往空中送去尚有余温的茶水,右手朝头上伸去,挠了挠头发。他的发型本来是吹成固定的样式,一挠之下变得有些散乱。不过也没人去在意这些。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