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关闭

当前位置:首页 > 好看小说 » 正文

宝儿油条窦少年小说 《铜钱劫》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主角是宝儿油条窦少年的书名叫《铜钱劫》,是作者德龄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将一张寻人启事递给旁边一家报亭,希望店主能帮忙看着点,就在抬头道谢的一刹那,从玻璃窗的反光里我看到一个人影,他鬼鬼祟祟的站在一颗路边树下,难道是在跟踪?可我又有什么值得跟踪的呢?尽管如此我的心依旧提...

铜钱劫

推荐指数:10分

《铜钱劫》在线阅读

《铜钱劫》 第三章 回忆的孔雀 免费试读

我将一张寻人启事递给旁边一家报亭,希望店主能帮忙看着点,就在抬头道谢的一刹那,从玻璃窗的反光里我看到一个人影,他鬼鬼祟祟的站在一颗路边树下,难道是在跟踪?可我又有什么值得跟踪的呢?尽管如此我的心依旧提到了嗓子眼,也许是我多心了。但无论怎样,我还是决定打电话给窦少爷,以前我不是这样胆小的,我可以一个人走过老家的坟地,也可以在打不过人家的时候逃跑,然后回想起来哈哈一笑,甚至还能陪着油条看恐怖电影……

这一切,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变了?画面像过山车一样疾驶而过,也许有些蛛丝马迹值得去追寻,也许我真该冷静下来仔细想一想,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生活悄然变化,从什么时候呢?似乎和一枚铜钱有关……

我恍恍惚惚的站在路边,脑子里不断重复导演着油条遇害的画面,而那个罪魁祸首就是自己。大概店主看我脸色不好,给了我把椅子:“天太热歇会撒,找人不容易的。”

坐在椅子上那,用小报亭的门支撑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头昏沉沉的浑身冷汗直冒,无力的手已经握不住剩下来的几页纸,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亮闪闪的,我本想弯腰拾起纸张,可是强烈的头晕袭来让我几乎不敢动。不知过了多久,就听店主说:“大概中暑了,多休息撒。”然后我便被抱进了一个熟悉的怀里,我知道是窦少爷来了。

回到旅馆,我一个人呆在房间,窦少爷一个人出门继续贴剩下的寻人启事,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也许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院子里的那只孔雀几乎不怎么动,我问过老板娘,她说这只孔雀一般不叫的,昨晚他们都没听到它的叫声。难道是我做梦?可是,可是怎么可能……突然,孔雀回头盯着我,我本能的弹离窗口缩进窗帘后面,紧紧地退了几步跌坐在床上。床单是粗布,白底儿蓝花,我以前没发现原来床单上的花纹是百鸟朝凤图,而那站在枝头的不是凤凰却是孔雀。我看着正回首翘望的“凤凰”,只觉得它眼神闪烁似是活了一般,竟与院子里的那只一模一样。眼前一阵氤氲,画面闪烁,那是一个闷热的夜晚……

那真的很热。

即使开着窗也丝毫不见凉意。

油条坐在地板上,拿着枚铜钱仔细的研究着,“啧,这上面糊着的是什么玩意儿啊,像绳子似的还有结呢,一丝儿一缕的让人看不清里面的东西,宝儿,你快点把这些麻烦事儿解开,让咱好好捉摸一下,说不定这玩意儿就能让咱们发达了,从此以后,嘿嘿……”

我知道他要说什么,端了杯水刚想开口,就见油条突然像画面定格了似地,然后猛的窜起来,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惊吓,那庞大的身躯竟也会如此灵活,活像是被踩住尾巴的兔子。他眼里满是惊恐,哆哆嗦嗦的指向我,结结巴巴的说道,“宝、宝、宝,你、你——”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样子搞懵了,这是怎么了?搞得我也有些紧张。虽然油条天生胆小,但从来不会有如此恐惧的神情,我不由得感觉自己身后是不是跟着什么。即使我是无神论者,可面对这种情况心还是提到了嗓子眼。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而且都近似诡异。我的手指紧紧攥着玻璃杯,尽量保持杯中水面的平缓,可是头皮的一阵阵发麻却是骗不了人。

“干嘛呢,一惊一乍的,见鬼啦。”虽然嘴里说得轻松,却还是小心的侧着头看了看身后,简单的动作让我全身冒汗,手心的湿滑越发让我紧握杯子不放。等我发现身后一切照旧时,悬着的心才慢慢放下,随即将杯子往茶几上重重一放,“啪”的一声,油条紧跟着一个哆嗦,我盘腿坐在油条原来的位置上,斜眼看向不知什么时候挪到门边的油条,这胆小鬼的爪子竟然还放在门把上!

“我能吃了你?”

“你……”油条突地瞪大眼使劲眨了眨,然后搓了又搓,满脸的不可思议,他有些哑然的张了张嘴,然后迅速移到我面前,甚至想伸手去剥开我的衣领,却被我瞪了回去,“……我明明看见有个东西在这的,红色,然后——但现在……怎么没了?”

我虽然表现的若无其事,但心里却摇摆不定,刚才油条的表现太真实了,他一定是见到了什么,否则绝对不会开这种玩笑,但愿是我过于敏感。为了让自己安定些,我随手拿起铜钱又开始解扣。不多时便解开两个。就在我纳闷自己的手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时,“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不是一般的急促,简直就像是要把门敲碎。我吓了一跳,铜钱差点脱手,和油条对望一眼,满脸的紧张。

油条起身刚把门打开,窦少爷便火烧**似的冲进屋,二话不说的把我从地上拽起来,然后急三火四的开始动手解我的衣扣,表情慌乱而又不知所措,像是急切的在寻找什么。如果说油条犯这个毛病倒也罢了,但窦少爷一向是冷静的,是天塌下来当被子盖的主儿,可如今那眼里的惊恐又是为了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任凭窦少爷动手动脚。

刚刚是油条,现在是窦少爷。

“停停停,你怎么回事儿啊。”还是油条先反应过来,他一把抓住窦少爷的手,瞪大不可思议的眼睛,“这这,你即便再喜欢宝儿,也不能……”

“不是——是我——”窦少爷有些语无伦次,他抹了把脸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稍微冷静会儿,然后开始动手脱自己的衣服,脸上满是懊恼和烦躁。我和油条面面相觑,一脸的茫然,不明白他究竟是唱的哪一出。窦少爷处变不惊的功夫虽不能说炉火纯青,但也是不在话下的,这样的他,我头回见到。

不多时,窦少爷一身古铜色的肌肤便露了出来,他走到灯下转过身背对着我们,在他的后心处隐约有个什么东西趴在他劲硕的身体上,虽然轮廓模糊的像蒙了一层雾,但仔细一看却发现它深入皮下,而且似乎正逐渐变得清晰。我不由得伸出手,轻轻的描绘着它确切的样子,窦少爷身体紧绷,随着我的碰触后背起了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

“你去纹了枚铜钱?”我感觉有些匪夷所思。

“屁话!我和几个伙计去洗澡,他们都以为我纹身了。可我发誓这绝对是今天才冒出来的,我吃饱了撑的去给自己纹个铜钱!这绝对就是刚不久的事儿。”窦少爷回过头斩钉截铁的开口,他烦躁的目光不停地来回扫视我和油条。

“啊———对、对。”油条突然叫出来,转过头瞪大眼睛看着我,“刚才,就刚才,我看你脖子下面有个东西,快看看还在不在。”说着又伸出手要来摸我的脖子,却被窦少爷一巴掌打掉。

在四只眼睛的注视下,我不由得吞了口唾沫,慢吞吞的开始解衣服扣子。从油条逐渐圆睁得眼睛和窦少爷紧皱的眉头里,我已经知道答案了。相同的慌乱打心底里冒了出来,更夹杂着一种莫名的惧意,以及那股熟悉的无力感。

我突然觉得客厅太大了,当初也许应该选个客厅小的公寓,或者应该多买点东西将它塞满,那样的话也许就不会在此时感觉过大的空间竟会显得如此空旷。前所未有的恐慌慢慢的从每个角落延伸过来。我使劲闭了闭眼再睁开,和窦少爷不约而同的一齐看向油条,油条咽了口唾沫紧张的将衣服扒下来,结果除了一身肥厚的腱子肉,什么也没有。他刚吐出口气,顺着窦少爷的眼神所示,便有些僵硬的开始脱裤子,腰带解了一半,又急匆匆的跑进卫生间。

不多时里面传来一阵嘹亮的哀嚎。

我不自觉的收紧掌心,床单因我的拉扯而皱起来,孔雀的头逐渐靠近,外面突然一阵尖锐的呐喊,我猛地抖了一下,从床上弹到墙壁,后背紧贴着冰凉的墙面,视线却无法从孔雀那移开,画面依旧在轮转着,我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卷进了回忆的漩涡,没有任何挣扎的余地,也像是跌落藤蔓纠缠的悬崖,越是挣扎缠得越紧,缠得越紧越是想要挣扎。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三人一天当中莫名其妙的多了个奇诡至极的铜钱!就向盖了枚印戳!最可怕的是这个东西竟然像是活的,它在长大!

“这简直就是中邪了。”油条闭上眼,无力的躺在地板上,客厅里三人各具一偶。我抱着身体蜷缩在沙发的角落没说话。难道是冷气开得太大?指尖冰冷的触感让我时不时的搓着手臂,可又觉得身体烦躁而闷热,脑子里尽是今天发生的事,说不害怕那是假的,别看我们平时嘻嘻哈哈,那只是没遇到麻烦事。

空气中的沉闷和压抑让我喘不过气,胸口就像压着一块大石头,耳朵嗡嗡直响,眼前有无数画面飞过,却又总是捕捉不到一个,还不如受胡萝卜引诱的毛驴,那至少还有个盼头。这种飘忽不定的感觉已不仅仅是简单的焦躁不安了,这个东西是什么?是传染病?还是中毒了?难不成还是……种种猜测都没有任何结果。我宁肯相信这是因为疾病或者毒素,可不知为什么,我打心里认定这和我们的身体无关,甚至有一瞬,我有种想去喝符水的冲动。

“要不,咱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油条摸着自己的后腰,有气无力的音调中满是不确定。

我扭头看向油条,才发现自己的脖子早已僵硬的不听使唤了,本想开口说点什么,嗓子竟发不出一点声音。原来我才是三人当中最胆小的那个,我并没有自己认为的那样强壮和无谓。

沉默的时间太长了,窦少爷走过来揉乱我的头发,我勉强的扯了扯嘴角,晃晃悠悠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双腿的酸麻让我觉得神经还是活的,在窦少爷的搀扶下我们出了家门。大半夜我们去医院挂的急诊,医院的消毒水味儿让我有点安心,却又惶恐,最终只能默默的在心里祈祷不是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走廊里,窦少爷看向窗外漆黑的夜空不知道在想什么,坚毅的下巴紧绷着,看着他的侧脸,我第一次觉得他是个很可靠的男人。油条坐在我身边一句话也不说,视线垂在地面的他难得一脸严肃,手掌紧握着椅子边缘,我伸手拍拍他的手背想给他安慰,却发现自己湿凉的掌心还不如他的温暖,油条反过来握着我的手,然后让我靠在他的肩膀上。从什么时候开始我需要他的保护了?原来再胆小的油条也是个男人,是自己一直被他们保护得很好。

当天空最后一颗星子暗淡了光泽,我们的化验结果出来了,那张薄薄的纸让我们有些安心,可总觉得还差点。

“我们先回去再说吧。”窦少爷看了看我们,“我有个熟人认识医院的皮肤科主任,咱们找他看看。”

“不,我觉得咱们还是在这等医院上班比较好。”油条满脸的不确定。

窦少爷去打电话了,我和油条就坐在在病房大楼前的台阶上。看着不远处医院工地上即将建成的新病房大楼,我惊讶的发现它连起来竟然像枚铜钱!

“你们怎么在这。”后背突然有人开口。

我和油条同时回头。

“爸?”

“段叔?”

“你怎么在这?”油条站起身,又望望身后的大楼。

“一个熟人住院,我来看看。”段叔打量着我们,“你们在这干什么?”

“我——”没等我回答,油条抢先开口,“临风送朋友去急诊科了,我们在等他,闲着没事就溜达在这。”

段叔满脸狐疑,显然是不信。他微皱着眉头看向油条,那双眼睛竟出奇的深邃,我以前竟没发现油条的父亲,我的段叔竟然有如此锋芒,我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窦少爷!”我看着远处的人影故意大声叫到,“你朋友没事了?”

窦少爷跑过来道:“肠胃感冒,输几瓶液就好了。”

“段叔您怎么在这,这天还不亮……”没等窦少爷说完,段叔看了我们一眼催促道,“没事就赶紧回去,有事给我打电话。”临走前他看了一眼油条似乎想说什么。

我不知道他这话是对谁说的,也不知道我们的谎言他是否相信,但至少我明确的知道段叔来医院绝对不是看生病的熟人。

看着段叔有些匆忙的身影,我们都没说话,竟忘记了自己正在焦虑的问题。

“我们先去吃点东西,上班后直接去三楼皮肤科,我朋友在那等着。”窦少爷收回视线看着我们。

正说着话,他电话响了,我瞅了一眼手机屏幕是窦少爷的父亲,可让我奇怪的是他只是看了眼屏幕然后挂断了,他们吵架了?

“你的熟人靠谱么?”油条有些担心,“咱们这个东西可不是别的什么。”

“你废什么话!”窦少爷有些暴躁。

我们三人在餐厅随便点了吃的,可谁都没有胃口,我看着手中的柠檬茶有些发呆。虽然段叔的出现让我有些介意,但窦少爷的暴躁更让我耿耿于怀,他和窦叔叔之间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吵架了呢?

等待是漫长的,也是煎熬的。医院的人越来越多,我们要找的是临床医生,因此只能来病房。早晨病房大楼开门后送饭的家属络绎不绝,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相似的愁苦,我不喜欢医院并不是因为来这里的人都身染疾病,而是这里总让我想到冰冷与寒意,到这个地方来大概能高兴的只有去产房吧。

皮肤科主任是个年近六十的瘦老头,姓徐,他用放大镜看了看窦少爷的皮下纹理皱着眉“按理说这只不过是个红胎记,不突出皮肤,表面平滑、压之褪色外形不规则、多发生在面部、颈部、头皮等处,也可在上下肢、前胸部或手背等身体其它部位.随年龄增长红癍颜色会加深、面积增大、表面可能有结节或疣状增生,红胎记组织病理主要变现为真皮层毛细血管异常扩张管壁薄弱,皮内组织部增生。”他说到这停了一下,放下手中的放大镜,“可是,红胎记的发生取决于人体基因,以及基因的变异起主导作用,理论上不会这么迅速,临床上也从未发现。你们的描述让我很困惑。”

“那、那红胎记为什么会发展?”油条问的不确定。

徐主任看了看我们将我们带往主任办公室,“引起红胎记的色素细胞是由于血清中的锌、铜、钙、镁等微量元素及苯丙氨酸、酪氨酸的严重缺乏,影响了色素合成的生化过程,导致色素细胞分泌色素异常增多,通过神经传导致表皮而逐渐蔓延而形成的斑块。但边缘整齐的红胎记,蔓延速度较慢。而你的这个边缘整齐清晰。”他看向窦少爷,“如果真是一夜之间出现,恕我医术浅薄,你们还是去大医院检查一下吧。”说完随手写了一张纸条递给窦少爷,“事出有因,你的案例我很感兴趣,这是陈教授的地址,我们是多年朋友,你们可以找他请教一下。”

“这究竟有事还是没事啊?”油条迫不及待的问。

“就目前来看,没问题。”徐主任说完拿起病历夹走了出去,外面还有一群人等着他呢。

我们站在医院大门口有些茫然,“难不成咱们还得去趟北京?”我到现在也不觉得事情严重到如此程度。

“要不怎么办,整这么个铜钱背在身上你对劲儿?”油条说的斩钉截铁。

“这样吧,我回趟北京,你们等我消息。”窦少爷说的毋庸置疑,他从来不曾如此独断过。

他说的如此顺理成章,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同意,我不知道油条是否和我有一样的感觉,窦少爷有事情瞒着我们。大概是我太敏感吧,也许这是他的私事,我们不需要知道。我是这样告诉自己的,只是会和那未接的电话有关么?

然而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他这一走就是一个月,这一个月发生了太多事情,这些事情将会像烙印一样深深印在我的记忆里,永不磨灭。

小说《铜钱劫》 第三章 回忆的孔雀 试读结束。

上一篇:殷素凌逸城小说 王爷的梦中人(殷素凌逸城)小说阅读
下一篇:郎心如铁全文免费阅读 柳若湖舒冉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猜你喜欢


《九转灵珠诀》江浪小镜完结版精彩阅读

《九转灵珠诀》江浪小镜完结版精彩阅读

完结小说《九转灵珠诀》由玉飞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江浪小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术灵大陆,东傲明州,紫玄山。紫玄山内隐藏着一个宗门,此宗名为元灵宗。“咳...

《怪医奇侠》韩珏薛欣完结版在线阅读

《怪医奇侠》韩珏薛欣完结版在线阅读

《怪医奇侠》讲述了韩珏薛欣之间的故事,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公元2011年4月8日,晚8点。中国西南部。胖子杰的旅店开在一个偏僻的小乡村,位于鄂西的大山区。这里...

修罗神帝萧羽唐灵儿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修罗神帝萧羽唐灵儿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萧羽唐灵儿是小说《修罗神帝》的主角,作者是田腾,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这个时候,萧羽竟然发现,自己的整一个右手臂,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了一种三头六臂,三面青黑...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