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乖宝贝把葡萄从下面一个个挤:太粗硬小寡妇受不了

睁开眼睛,小阁楼黑漆漆的一片。此刻,我的脑袋一片混沌,我是谁?我在哪?现在是什么状态?大约两分钟,我终于从这种状态中清醒出来,我摸索着从阁楼间拿出蜡烛点燃,在这黑漆漆的房间中闪着幽幽的光,有点刺到我的眼,我漫不经心看了下四周,还是死黑一片,这点微弱的光不足以照亮整个房间,却在此刻灼烧我的双眼。
在一堆泛黄的纸张中,有一封陈旧的信封特别醒目,此刻仿佛散发着幽幽的光,我怀着好奇的缓缓打开信封,抽出泛黄的纸张,细细阅读起来。
亲爱的父亲母亲大人:
已经59天了,我困在这个离家隔着千万里的小岛上的一个小镇上的一栋破旧楼房的一个小房间里面。虽然我天天在祈祷,可是并没有什么奇迹,报纸上依然是漫天飞舞的数字,我想,那是一个个生命陨落的声音,一下下的撞击着我的内心。
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要什么时候结束呢?那些千千万万在前线奋战的人,那些被战火卷入失去家园千千万万的人,还有那些横七竖八密密麻麻失去呼吸的人。那持续不断的硝烟战火,那持续不断葬尸场的熊熊火焰,那源源不断失去挚爱的痛苦,还要多少人海去填平这场战争的怒火?还要多少人海去堵住这决堤的战争的洪水?
似乎这个冬天在人间驻足太久,春天才来的那么的缓慢,来的这么悄无声息。
似乎到这个小岛来的春路途遥远,走的过于艰辛,不得不放慢脚步,人们在苦苦煎熬,翘首以待,却依然没有等到春的音讯,但依然坚信,春天或许只是短暂的失去方向了,春天一定在某天如期而至,喃喃的与万物相拥。或许那些漫天飞洒的雪花,跌落尘土,消散于大地,是与世间最后的告别。
我静静的坐在黑夜的静默之中,点燃一支烟,深深的吸一口,烟雾弥漫,看着在黑暗中忽暗忽明的烟火,一言不发,又是一个不眠的夜。
在这小小的空间里面,我已经困了快两个月,干粮混着水喝,即便这样,我也快吃空了,身上的钱财也所剩不多。说来也好笑,从前不愁吃喝,现在一路远行却捉襟见肘,可是,我依然斗志昂扬,因为我遇见了更广阔的世界。
我曾想只是小小的涉足一下远方,却未曾想那刻沉寂的心一旦走出开启的大门,便再也无法回去,只是向往着远方更波澜壮阔的天空,我心如同那飞上天的雄鹰,拥有了再也无法停下飞往万千山河的双翅。
而此刻窗前是死气沉沉的破旧建筑物,偶尔下楼去买份报纸,楼下是空荡荡的街道,冷冷清清凄凄,几乎见不到人影,偶尔能看见漠然着目光,快速行走的路人,像一阵风,偶尔有风吹过,还能听到一两声猫叫。
有那么一段时间每天的生活除了吃喝拉撒,就是醒着梦,梦着醒,白天黑夜似乎已经变得不重要了,我似乎已经分不清梦里梦外了,我以为我病入膏肓了,可是当我听到心脏还在有力的跳动,我知道我还活着。梦境中那里是广辽的白茫茫的世界,似乎只有一种单调的灰并且大到没有尽头,可是在地球上任何事物都是有尽头的,生命有尽头,战争也会有尽头的。我一个人在天地间,行走在平静的冰面,我看到了自己模糊的倒影,我看到了这世界模糊的倒影。天旋地转间,我已经分不清,影子是我,还是我是影子,我已分不清这世界的真实与否。
夜依然浓浓的铺染着整片天空,时间配合着滴滴的流转,这夜更神秘了,似给人无限遐想,绵延不绝。
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天,这是一个悲壮的时刻,而且是在狂欢节日即将要到来的那一刻,人类史上史无前例,一座千万人的城就这样被炸了!一群人想方设法的夺路狂奔,而留下的人,将与这座城市共生死。
一百二十四万四千一百六十九秒,困于这坐囚牢的时间依然再递增,而所有的煎熬都不及我看到这段话时热血沸腾,这让我内心深处生出无限力量,这掷地有声的话语,让我从垂危病人满血复活。
我的心久久无法平静,我现在落脚的小镇在战火的硝烟城市的隔壁很偏僻的一个地方,虽然无法身处其中的体会,却依然能感受到小城一脉相承的震动,我此刻热血澎湃想放下所有,放下远方,放下生命,放下所有的束缚,勇往直前的奔向战场,大杀四方。
我历经路途艰险,整整四天四夜,不眠不休,终于抵达战火硝烟的战场,所到之处触目惊心,横七竖八的躺着那些小人儿,满地断臂残腿,鲜血染红了整片大地,入眼尽是残檐断壁,熊烈战火升起的浓烟滚滚弥漫了整片天空,望着那些叠加交错的身影,还在奋力厮杀,不时从天空投来密密麻麻的轰炸,地上便出现冒着焦烟大洞,还有四处横飞炸焦的断臂残腿,血肉模糊,碎片四处飞溅,不时有凄厉的嘶喊传来,整片天空似乎被染成血色般的红,格外的刺眼,这是战场吗?这是人间修罗场啊。
我满腔热血的投入战场,不惧生亦不怕死,在这人间修罗场,势必杀出一条血路,我振臂挥呼,全然忘我的投入,脑中只有一个字,那便是杀,全然不顾子弹穿透衣服,震碎骨血的疼痛,不顾生死的引领一批又一批疯狂的热血战士枪林箭雨,任凭四周血肉四溅,任凭子弹埋入血肉,在苦苦的对抗中,最后踏着万千尸体,终于逼退敌军,达成和解,至少在经过这么惨烈的争斗后,我们都该与这个世界握手言和,因为所有人类都流淌着一脉相承的血液,人们热血沸腾的欢呼,吹响了胜利的号角,那厚积着千万人血腥的城市放晴了,那连日囚牢般的城市从此刻开始又回归自由了,而我成了所有人眼中最耀眼的英雄,而所有的人成了这座城市的英雄,那一刻我突然觉得人生的意义不只是为了自己而战,还可以为了人类的幸福而战。
黎明未达,黑夜才会至死方休。即使身处黑夜,依然向阳而生,黑夜发出号角,蓄势待发,人类英勇迎战,不战不休,即使尸横遍野,也要坚持黎明到来的那刻。这不是一个人的战斗,这场战斗是千千万万的人为生而战,众志成城,虽死犹生。
炸了一座城,却毁不了千千万万人战胜黑夜的决心,人类的伟大之处在于,明明是那么脆弱的生命,明明是一个刀片割破筋脉就会死亡的生命,却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永远不屈服。即使暂时陷于囹圄,但终有一日,破这万千黑夜,王者归来。
我想起了我年少时的梦想是携一人白头,共度这世间万千柔光,一日三餐四季,一居两室共余生,看庭院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可人生世事无常,人生有太多的转折点,在某一个不经意的时刻,我们改变了原来的方向,这世间万物的场景终是换了又换,我们终究是在圆梦的路上。
或许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有太多的人身处水深火热之中,满腔热血无能为力,或者对于很多人来说,知足常乐已是很好的事了,一路走来,见过太多太多的人间美好,也见过太多的人间疾苦,生活的重担就压垮了很多的人,终归是平凡的人,用血肉之躯筑起生活的墙,来抵御这世间的风霜,求得小说文学一世的安稳,偶尔漏风,就已经饱经风霜。
长夜漫漫,不知道这世界上的战斗什么时候结束,也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死去。我想对于很多人来说,可以被战死,却无法被毁灭。一批人倒下了,会有千千万万的人站起来,就如千万血肉之躯筑起的城墙今天依然屹立,一代又一代,人死了,不屈的精神还在。
这黑夜扼住了命运的喉咙,不知道抛向了何处,我已经无暇顾及,此刻的我想去看北岛的樱花,南岛的向日葵,普岛的雏菊,冰岛的蔷薇。在湛蓝的天空下,呼吸自由的空气,去看广阔无垠的海,去领略这世间的奥妙无奇的美好。
所幸那场战争中弹虽多却没有伤及要害,但是那场战争的烙印永远的留在了我身上,即便缺胳膊少腿了拖着颓败之躯我也将迎着波澜壮阔的海面驰骋在这片浩瀚的天空,这是是何等的畅快?未来我将去征战这世间最高的山,去踏足这世界最严寒的北极,去最原始的热带雨林探险,我的人生将奏响战争的号角,即使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值得。


代恩戴
我大约仔细看了几遍,信里有些字似乎被水模糊掉,再加上岁月的痕迹,所以我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我才算看全整封信件。或许是血脉相承的力量,我感受到了代恩戴的波澜壮阔的内心,那飞往辽阔天空的雄心。我静静的看着漆黑的夜一言不发,我把那长满褶皱有点磨损的信郑重的折叠好,整齐的放在那泛黄的信封里面,认真封好,永远的尘封在这个小阁楼中。
睁开眼睛,小阁楼黑漆漆的一片。此刻,我的脑袋一片混沌,我是谁?我在哪?现在是什么状态?大约两分钟,我终于从这种状态中清醒出来,我摸索着从阁楼间拿出蜡烛点燃,在这黑漆漆的房间中闪着幽幽的光,有点刺到我的眼,我漫不经心看了下四周,还是死黑一片,这点微弱的光不足以照亮整个房间,却在此刻灼烧我的双眼。
在一堆泛黄的纸张中,有一封陈旧的信封特别醒目,此刻仿佛散发着幽幽的光,我怀着好奇的缓缓打开信封,抽出泛黄的纸张,细细阅读起来。
亲爱的父亲母亲大人:
已经59天了,我困在这个离家隔着千万里的小岛上的一个小镇上的一栋破旧楼房的一个小房间里面。虽然我天天在祈祷,可是并没有什么奇迹,报纸上依然是漫天飞舞的数字,我想,那是一个个生命陨落的声音,一下下的撞击着我的内心。
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要什么时候结束呢?那些千千万万在前线奋战的人,那些被战火卷入失去家园千千万万的人,还有那些横七竖八密密麻麻失去呼吸的人。那持续不断的硝烟战火,那持续不断葬尸场的熊熊火焰,那源源不断失去挚爱的痛苦,还要多少人海去填平这场战争的怒火?还要多少人海去堵住这决堤的战争的洪水?
似乎这个冬天在人间驻足太久,春天才来的那么的缓慢,来的这么悄无声息。
似乎到这个小岛来的春路途遥远,走的过于艰辛,不得不放慢脚步,人们在苦苦煎熬,翘首以待,却依然没有等到春的音讯,但依然坚信,春天或许只是短暂的失去方向了,春天一定在某天如期而至,喃喃的与万物相拥。或许那些漫天飞洒的雪花,跌落尘土,消散于大地,是与世间最后的告别。
我静静的坐在黑夜的静默之中,点燃一支烟,深深的吸一口,烟雾弥漫,看着在黑暗中忽暗忽明的烟火,一言不发,又是一个不眠的夜。
在这小小的空间里面,我已经困了快两个月,干粮混着水喝,即便这样,我也快吃空了,身上的钱财也所剩不多。说来也好笑,从前不愁吃喝,现在一路远行却捉襟见肘,可是,我依然斗志昂扬,因为我遇见了更广阔的世界。
我曾想只是小小的涉足一下远方,却未曾想那刻沉寂的心一旦走出开启的大门,便再也无法回去,只是向往着远方更波澜壮阔的天空,我心如同那飞上天的雄鹰,拥有了再也无法停下飞往万千山河的双翅。
而此刻窗前是死气沉沉的破旧建筑物,偶尔下楼去买份报纸,楼下是空荡荡的街道,冷冷清清凄凄,几乎见不到人影,偶尔能看见漠然着目光,快速行走的路人,像一阵风,偶尔有风吹过,还能听到一两声猫叫。
有那么一段时间每天的生活除了吃喝拉撒,就是醒着梦,梦着醒,白天黑夜似乎已经变得不重要了,我似乎已经分不清梦里梦外了,我以为我病入膏肓了,可是当我听到心脏还在有力的跳动,我知道我还活着。梦境中那里是广辽的白茫茫的世界,似乎只有一种单调的灰并且大到没有尽头,可是在地球上任何事物都是有尽头的,生命有尽头,战争也会有尽头的。我一个人在天地间,行走在平静的冰面,我看到了自己模糊的倒影,我看到了这世界模糊的倒影。天旋地转间,我已经分不清,影子是我,还是我是影子,我已分不清这世界的真实与否。
夜依然浓浓的铺染着整片天空,时间配合着滴滴的流转,这夜更神秘了,似给人无限遐想,绵延不绝。
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天,这是一个悲壮的时刻,而且是在狂欢节日即将要到来的那一刻,人类史上史无前例,一座千万人的城就这样被炸了!一群人想方设法的夺路狂奔,而留下的人,将与这座城市共生死。
一百二十四万四千一百六十九秒,困于这坐囚牢的时间依然再递增,而所有的煎熬都不及我看到这段话时热血沸腾,这让我内心深处生出无限力量,这掷地有声的话语,让我从垂危病人满血复活。
我的心久久无法平静,我现在落脚的小镇在战火的硝烟城市的隔壁很偏僻的一个地方,虽然无法身处其中的体会,却依然能感受到小城一脉相承的震动,我此刻热血澎湃想放下所有,放下远方,放下生命,放下所有的束缚,勇往直前的奔向战场,大杀四方。
我历经路途艰险,整整四天四夜,不眠不休,终于抵达战火硝烟的战场,所到之处触目惊心,横七竖八的躺着那些小人儿,满地断臂残腿,鲜血染红了整片大地,入眼尽是残檐断壁,熊烈战火升起的浓烟滚滚弥漫了整片天空,望着那些叠加交错的身影,还在奋力厮杀,不时从天空投来密密麻麻的轰炸,地上便出现冒着焦烟大洞,还有四处横飞炸焦的断臂残腿,血肉模糊,碎片四处飞溅,不时有凄厉的嘶喊传来,整片天空似乎被染成血色般的红,格外的刺眼,这是战场吗?这是人间修罗场啊。
我满腔热血的投入战场,不惧生亦不怕死,在这人间修罗场,势必杀出一条血路,我振臂挥呼,全然忘我的投入,脑中只有一个字,那便是杀,全然不顾子弹穿透衣服,震碎骨血的疼痛,不顾生死的引领一批又一批疯狂的热血战士枪林箭雨,任凭四周血肉四溅,任凭子弹埋入血肉,在苦苦的对抗中,最后踏着万千尸体,终于逼退敌军,达成和解,至少在经过这么惨烈的争斗后,我们都该与这个世界握手言和,因为所有人类都流淌着一脉相承的血液,人们热血沸腾的欢呼,吹响了胜利的号角,那厚积着千万人血腥的城市放晴了,那连日囚牢般的城市从此刻开始又回归自由了,而我成了所有人眼中最耀眼的英雄,而所有的人成了这座城市的英雄,那一刻我突然觉得人生的意义不只是为了自己而战,还可以为了人类的幸福而战。
黎明未达,黑夜才会至死方休。即使身处黑夜,依然向阳而生,黑夜发出号角,蓄势待发,人类英勇迎战,不战不休,即使尸横遍野,也要坚持黎明到来的那刻。这不是一个人的战斗,这场战斗是千千万万的人为生而战,众志成城,虽死犹生。
炸了一座城,却毁不了千千万万人战胜黑夜的决心,人类的伟大之处在于,明明是那么脆弱的生命,明明是一个刀片割破筋脉就会死亡的生命,却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永远不屈服。即使暂时陷于囹圄,但终有一日,破这万千黑夜,王者归来。
我想起了我年少时的梦想是携一人白头,共度这世间万千柔光,一日三餐四季,一居两室共余生,看庭院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可人生世事无常,人生有太多的转折点,在某一个不经意的时刻,我们改变了原来的方向,这世间万物的场景终是换了又换,我们终究是在圆梦的路上。
或许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有太多的人身处水深火热之中,满腔热血无能为力,或者对于很多人来说,知足常乐已是很好的事了,一路走来,见过太多太多的人间美好,也见过太多的人间疾苦,生活的重担就压垮了很多的人,终归是平凡的人,用血肉之躯筑起生活的墙,来抵御这世间的风霜,求得一世的安稳,偶尔漏风,就已经饱经风霜。
长夜漫漫,不知道这世界上的战斗什么时候结束,也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死去。我想对于很多人来说,可以被战死,却无法被毁灭。一批人倒下了,会有千千万万的人站起来,就如千万血肉之躯筑起的城墙今天依然屹立,一代又一代,人死了,不屈的精神还在。
这黑夜扼住了命运的喉咙,不知道抛向了何处,我已经无暇顾及,此刻的我想去看北岛的樱花,南小说文学岛的向日葵,普岛的雏菊,冰岛的蔷薇。在湛蓝的天空下,呼吸自由的空气,去看广阔无垠的海,去领略这世间的奥妙无奇的美好。
所幸那场战争中弹虽多却没有伤及要害,但是那场战争的烙印永远的留在了我身上,即便缺胳膊少腿了拖着颓败之躯我也将迎着波澜壮阔的海面驰骋在这片浩瀚的天空,这是是何等的畅快?未来我将去征战这世间最高的山,去踏足这世界最严寒的北极,去最原始的热带雨林探险,我的人生将奏响战争的号角,即使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值得。


代恩戴
我大约仔细看了几遍,信里有些字似乎被水模糊掉,再加上岁月的痕迹,所以我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我才算看全整封信件。或许是血脉相承的力量,我感受到了代恩戴的波澜壮阔的内心,那飞往辽阔天空的雄心。我静静的看着漆黑的夜一言不发,我把那长满褶皱有点磨损的信郑重的折叠好,整齐的放在那泛黄的信封里面,认真封好,永远的尘封在这个小阁楼中。


上一篇:两性午夜欧美高清视频:很肉到处做1v1青梅竹马
下一篇:老子爽够了就放过你:哥太深了肚子鼓起来了

猜你喜欢


涨奶难受小叔子来帮忙:我已家公的秘密

涨奶难受小叔子来帮忙:我已家公的秘密

01初二那年,十四岁的我转学来到阳城一中。我的同桌是个长相极为漂亮的女孩,全名谢叶琳,我总叫她小林子,她叫我小叶子。我天生就有种自来熟的脾性,小林子就拉着我进入了她的小集体...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