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美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性调教室高H学校 粗大老头让我欲仙欲死

听到大汉质疑他的话,中年人顿时不高兴了,旋即叫嚣说道:“我是豪龙集团的董事长蔡光新,你们局长是我的朋友,我说他是抢劫犯他就是,你只要抓他回去就行。”

大汉目光一冷,不为所动说道:“就算我们局长在这也得按照程序办事,你有什么要说的?”最后一句话他是对秦渊说的。

秦渊手臂一震,直接将蔡光新的手给震开,微怒说道:“我不是抢劫犯,他的钱包是我从那人手中夺回来的。”

对于这个大汉警察,秦渊还是升起一丝好感,至少他不畏惧蔡光新的身份压迫。

 文学

“胡说,他一定是同谋,不然怎么钱包抢回来了那人却跑了?”蔡光新大声说道。

“饭可以乱吃,可话不能乱说,你看我这身打扮,还稀罕你钱包那几个臭钱?”秦渊满脸不屑说道。

他身上这身衣服是今天早上买衣服时试穿后一直没脱下来,别看衣服款式很简单朴素,可若是识货的人一定知道,没几万块绝对买不下来。

“切,街边几十块的衣服也好意思拿出来说,我看你是没见过真正的名牌衣服,穷逼!”蔡光新冷哼说道。

大汉的脸顿时露出为难之色,当下环顾四周,看看周围有没摄像头或者路人看到事情的经过。

突然间,一个穿着一条素色连衣裙的女孩走了过来,女孩大概十五六岁,小脸精巧别致,扎着两束马尾垂在肩上,可爱之极。

她似乎有些怯生,头微微低着,然后发出银铃般的声音说道:“警察叔叔,我看到了,这位大哥哥是好人,是他打跑坏人的。”

“笑话,街道的灯光这么昏暗,你怎么能看清楚,莫非你也是他们的同伙?”蔡光新嗤笑一声说道。

听到中年人的话,小女孩惊恐地往后倒退几步,不过嘴里却倔强说道:“小依才不是,我明明就看得很清楚。”

“你真不要脸!”秦渊这回真的愤怒了,拳头猛地一握紧,杀机毕露!

他可以容忍蔡光新污蔑他,可是却不能容忍他污蔑一个天真善良的小女孩。

似乎察觉到秦渊眼中的杀意,大汉表情微微一愣,他从未感觉过这么凌厉的杀意。

“我也看到了,这位小兄弟他是见义勇为的好市民。”一个遛狗大妈走上前来说道。

“没错,我也看得很清楚,是他从那人手中抢回钱包的。”又有一个路人站出来说道。

一时之间,围观的路人纷纷七嘴八舌,全都证明秦渊不是抢劫犯,其实他们绝大部分人都没看到,有的甚至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之所以这样是完全因为看不惯中年人那丑恶的嘴脸。

“你……你们……”蔡光新气得结舌,他就算脸皮再厚也不敢说这里的人都是同伙,说出来也没人信。

“好了,既然这是个误会,那就这样算了,你们两个,记录一下信息就可以离开。”大汉指着秦渊和中年大汉说道。
 

秦渊松开拳头,本想二话不说直接揍一顿蔡光新再说,不过想想还是算了,不然他就真的得进警局。

简单的记录一下个人信息,蔡光新恨恨地瞪了一眼秦渊才离开,好似秦渊欠了他几千万似地。

对于这样的人,秦渊直接无视,在本子上填好信息后就交到大汉手里。

接过本子,看到秦渊的职业栏上写着“无业游民”四个字,大汉顿时露出疑惑之色,他总觉得秦渊身上有股让他熟悉的气息。

“你好,我叫高风!”高风主动伸出手对秦渊说道,从他第一眼看到秦渊时,他的直觉告诉他,秦渊绝对不是抢劫犯。

“我叫秦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曾经是个军人!”秦渊伸手握向高风的手说道。

高风神情一滞,旋即才反应过来,他总算想起秦渊身上为何有一股的熟悉的气息,那是属于军人特有的气息。

“退伍两年了,秦渊兄弟也是个军人吧,刚退伍?”高风脸上带着爽朗的笑容问道。

“被开除了。”秦渊的眼底闪过一抹黯然之色,不过很快就消散开来,说道:“有机会找你出来喝两杯,现在有事,我先走了。”

秦渊说完,打了个招呼后便抬脚离开了,留下高风一人独自站在原地,满脸疑惑。

秦渊之所以走那么急,是因为他发现刚才那个帮他的小女孩已经离开了,他还没当面感谢人家。

让秦渊失望的是,狂奔了两条街依然没发现小女孩的身影,暗恼一声,只能期望下次有缘相见时,再好好感谢她。

回到叶云曼那间别墅已经是晚上九点多,让秦渊没想到的是,叶云曼居然回来了。

“回来啦,快去洗手,饭我已经煮好了。”身上裹着一条围裙的叶云曼刚好捧着一碟菜从厨房走出来,一见到秦渊,脸上顿时笑靥如花。

秦渊一愣,刚进门前他还纠结着怎么填饱肚子,没想到叶云曼已经做好饭等他回来。

“小姨,你不是忙着酒吧的事么,怎么那么快回来?”秦渊一边脱鞋一边说道,他估计叶云曼再快也得十二点过后才回来,因为酒吧营业时间主要是在晚上,肯定很忙。

“交给请允许我尘埃落定其他人了,我不回来,谁煮饭给你这个小混蛋吃。”叶云曼放下手中的菜甜甜一笑说道。

听着如此温馨的话,秦渊内心一阵感动,他这个小姨,总是不经意间让他着迷感动。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洗手吃饭,等下菜都凉了。”叶云曼催促说道。

“好嘞!”秦渊傻傻一笑,光着脚丫小跑到厨房洗手。

出来的时候,叶云曼已经取下围裙,换上一身宽松的休闲服,装好饭坐在桌上等着秦渊。

饭桌上,看着色香味俱全的饭菜,秦渊顿时食欲大涨,真不是他故意奉承叶云曼,而是她的手艺的确很不错。

“吃慢一点,没人跟你抢。”看着拼命扒饭的秦渊,叶云曼娇声说道,不过脸上却是满满的幸福。

秦渊抬起头,正想叫叶云曼别光看着他吃时,眼睛突然瞄到一处不寻常的地方,差点没把嘴里的饭菜喷出来。

叶云曼此时穿着一件半透明的轻纱衣服,雪白细嫩的肌肤隐隐透着光泽,衣服虽然宽松,但是依然撑起两道浑圆凸起的弧度,胸前两点樱桃嫣红若隐若现。

叶云曼居然没有穿内衣!

秦渊的脑袋突然轰炸开来,脑子一热,脱口而出说道:“小姨,你怎么不穿内衣啊!”

话一说出来,秦渊立马后悔了,这不是没事给自己找事么,当做什么没看到不就好了?

叶云曼也没想到秦渊居然这么大胆说出来,脸颊两旁顿时爬起一抹红晕,不过小嘴却撅着说道:“怎么,我在自己的家不穿内衣不行吖。”

说着还故意向下拉扯衣服,两只水蜜桃那诱人的形状尽显无疑,秦渊感觉鼻血要涌出来了。

“不是不行,可是现在我还在这里啊!”秦渊狠狠吞了一口唾沫说道,他很想转移视线,可是眼睛根本不听使唤,那里对他的诱惑实在太大了。

“哼,小时候你又不是没看过玩过,那时候不见你这么正经?”叶云曼娇嗔说道,尽管她在尽力掩饰,可是依然面红耳赤,像极了初开的桃花。

“小时候不懂事嘛,再说那时候哪有这么大……”秦渊小声嘀咕道,一副尴尬窘态。

叶云曼比他大五岁,加上身体发育较早,十五六岁就已经初具规模,当年每逢洗澡的时候秦渊都要嚷嚷跟她一起洗,那时候他就显露出他色狼的本心,经常抓着叶云曼两只小白兔戏弄玩耍,好不惬意。

当时叶云曼思想十分纯洁,权当是小孩子好玩,因此也任由秦渊在她身上乱来。
 

“咯咯,小混蛋居然也会害羞啦,果然长大了。”叶云曼媚眼横飞说道,看到秦渊如此窘态,她似乎非常开心。

这一笑,胸前顿时波涛汹涌,颤颤巍巍,看得秦渊眼珠子都快掉下来。

这是享受,也是折磨啊!

秦渊索性埋头吃饭,装作什么没看到也什么没听到,再这样下去,他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忍住叶云曼那撩人的诱惑。

见到秦渊吃瘪,叶云曼眼底闪过一抹狡黠异样,不过也没继续撩拨秦渊,她知道什么时候该适可而止。

“对了,跟你说件正事,明天晚上我公司有个酒会,推脱不了,所以你陪我一起去吧!”叶云曼整理了下有些散乱的衣服说道。

“我去那干嘛?”秦渊放下手中的筷子疑惑问道,见叶云曼将衣服整理好,这才敢抬眼看着她。

“当然是做我的男伴啦,一个女人参加那种酒会,没个男伴很丢脸耶,其他男人小姨又看不上,你不会这样都不肯帮小姨吧?”叶云曼笑脸嘻嘻说道,满脸期待地看着秦渊。

秦渊自然不想让叶云曼失望,可是当男伴这种事似乎有些不太合适,毕竟从关系上来说,叶云曼是他的小姨,尽管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这个似乎不太好吧?”秦渊小心翼翼说道。

“哪里不好了,这点小忙都不肯帮,亏小姨平时还对你这么好,你说,你是不是嫌小姨老了,你这个没良心的小混蛋!”叶云曼激动说道,双眸顿时噙着泪花,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见犹怜。

秦渊立刻慌了,他没想到叶云曼反应这么激烈,急忙说道:“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去就是了,再说谁敢说小姨你老我第一个跟他急,你看起来明明就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女好不好。”

秦渊说的是真心话,叶云曼今年已经二十九岁,可是一点也不显老,无论是身材还是脸蛋都保养的很不错,俨然如同一个十八岁的花季少女,只不过身上有种风韵成熟的气质,魅力更是被无限放大,这样的女人,很难有男人可以挡住她的诱惑。

“真的?”叶云曼眼前一亮说道。

秦渊很肯定地点着头,“当然是真的!”

“咯咯,真好,算小姨没白疼你,来,啵一个!”说着,叶云曼还真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走到秦渊面前,俯下身在他侧脸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

>>>>>完整版在线阅读<<<<<

上一篇:宝贝乖女水真多小芳,小妖精舒服吗 肉 高H
下一篇:欲洁其身而乱大伦 公车上诗晴被猛烈的进出

猜你喜欢


强开嫩苞又嫩又紧 夜夜春宵老扒40部分

强开嫩苞又嫩又紧 夜夜春宵老扒40部分

没想到,仅仅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钱就到账。 整整两个亿! 连讨价还价都没有! 其中多出的两百万,要求是要快。 这个女人张大伟认识。 是唐大物业的金牌销售王月。 ...

励志文章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