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亲家公操亲家母 亚洲美女和大黑吊 爸爸草女儿图片小说

大炕上亲家公操亲家母 亚洲美女和大黑吊 爸爸草女儿图片小说

发表时间:2017-07-17 16:31:01阅读量: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的季节,乡村的田野间,又响起杜鹃鸟清亮而焦躁的啼声:“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在黄阳司镇一带,一个弟弟化作杜鹃寻找哥哥的故事广为流传。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个故事渐渐地要归入“古老”的时候,一个电话打断了这种归属。

接电话的是镇中学校长魏喜善老先生;电话是镇长王文华打来的。王镇长说:区台办接待了一个叫魏长明的台湾老人。老人说,他老家在黄阳司镇八亩丘村。在那里,他有一个哥哥叫魏孝全,已经去世六十五年了。魏长明老人对哥哥感情非常深厚,他想在自己的有生之年亲自来拜祭哥哥的在天之灵。哥哥去世时还没结婚,肯定没有后人,老家也不知道还有哪些亲人,希望有关部门帮忙打听打听,并动员老家的人们帮他寻到哥哥的墓地——如果他哥哥还有坟墓的话。

王镇长对魏校长说:“你不是八亩丘的吗?那里的情况你应该清楚,这件事就交给你吧!”

魏校长一听,大吃一惊。这件事来得过于突然,扰乱了他平日的好口才,结结巴巴半天才说:“那……那怎么可能呢?魏孝全是我老子,我老子就叫魏孝全,但他是零二年才去世的;我是有一个叔叔,不过,他十多岁就死了,到现在已经六十多年了!”

“啊!”王镇长也吃了一惊,他停了停,说,“世事如云,六十多年前的事谁说得准?万一你那叔叔没死呢?哦!他叫什么名字?”

这一问提醒了魏校长,他从淡薄的记忆里仔细地搜寻,终于欣喜地说:“对对对!我想起来了,听我父亲说,我叔叔是叫长明,难道他还在人世?”

王镇长说:“去会会他不就知道了吗?你赶快作好准备,我来车接你,我们马上去市里面!”

在永州市南华大酒店,两人终于见到了魏长明老人。老人满头白发,精神矍铄。区台办的同志将双方相互介绍后,经过一番寒暄,老人沉入久远的记忆,讲出了一个令人震惊、让人心酸的故事。

民国一十八年(1929年)春,一个红火大太阳的好日子,八亩丘村一户自耕农家里,张灯结彩,人来人往,吹吹打打,好不热闹,原来是户主魏昌福在续弦。女方是同村媒婆魏黄氏介绍的娘家侄女,叫黄玉秀,生得白嫩高挑,比男方少十二岁。成亲后,魏昌福对她爱如珍宝,百依百顺,从来不让她干一点儿粗活、重活。日子一长,黄玉秀自恃娇贵,占了上风,什么事都是她说了算。一年后,黄玉秀产下一个男婴,取名长明。长明的降生,对前妻生下的年仅三岁的儿子孝全来说不啻一个噩梦,从此他的厄运开始了。

魏昌福不但种田是把好手,木工活也很在行,经常在外面帮人打家具、做农具赚钱,在家的日子少,两个孩子由黄玉秀照看着。弟弟生出来了,继母就收去了对孝全假心假意的仁爱,经常骂着他去濯菜、扫地、洗尿布。稍微大一点,就包揽了家里砍柴,挑水、扯猪草的活计。偶有不从,抡起巴掌就打屁股。由于缺少母爱,常受凌辱,孝全的性格变得非常内向,但他很爱自己的弟弟,有什么好吃好玩的总是让着弟弟。在他童年到少年的成长过程中,一直默默地忍受着来自继母的喝斥,做好大人招呼的任何事情。尽管这样,仍不能减免继母对他的嫉恨,常常为点小事,招来一顿毒打,吓得不敢回家吃饭。有一次孝全给弟弟喂饭的时候,不小心摔破了一只碗,被黄玉秀举着一根柴棍追了两条田埂,晚上躲在一个堂伯家里不敢回去了。堂伯实在看不惯,喊起村中几个有威望的长者,一起到魏昌福家,把黄玉秀斥责了一顿,她才有所收敛。

岁月如棱,转眼间孩子大了。那年是一九四三年,孝全有十六岁了,魏昌福打算送他去读读书,多少认得两个字,遇事莫吃亏。黄玉秀说:“手掌手背都是肉,要送一起送!”魏昌福说:“我的意思是让长明也学着做做事,等一年再读也不迟。”黄玉秀一听,来了火,叫起来:“哪有这种怪事?让大的耍要小的做事?难道真的是小老婆生的儿子?”魏昌福怕她撒起泼来,连忙告饶似地说:“好!好!好!两个一起读!这下行了吧?”黄玉秀说:“两个孩子都去读书,你又长年在外面的日子多,家里的事我一个人做不来。眼下就要种豆子了,这样吧,在读书之前,山上那两亩旱土的豆子就让他们弟兄俩去种,种完了在地边搭个棚子守着,防止野鸡野兔扒了,等出了苗再回来,谁的先出苗谁就先回家!”

小技巧:使用键盘键可以快速翻页浏览哦 :-)

热点图文推荐